加拿大绘画艺术家迈克尔.简森(Michael Janzen) 访谈录

叶晓堤

(加拿大文物研究基金会, 加拿大文物与艺术学报编辑部)

 

2014 年, 加拿大多伦多的绘画艺术家Micheal Janzen ,不仅在加拿大开创先河,也是第一位作品在中国出版邮票的加拿大画家。这位出生于Toronto 的孩子,是由来自欧洲移民的父母,以其西方的生活方式和文化哺育长大的。

 

以下是与迈克尔.简森(Michael Janzen)的谈话录:

 

叶: 如何是你成为东西方绘画艺术交流的使者?

Michael: 我自孩童起就对绘画产生兴趣,绘画成为我最初与人交流的方式, 特别是在幼儿园我能使用英语与人交流之前。 此时,在加拿大,我仍然像是个“外国人”, 给我极大的期待,热情想去了解这个移民国家。这样的开端促使我的一生将使用国际的语言—绘画, 来与其他语言,文化进行交流与互动。

图1      城市的光与影

              许多年来,我一直热衷将音乐与绘画相结合作画, 我的许多视屏可以说明我对音乐和绘画的喜爱。2014年在深圳, 由Huang Jiannan 策划和组织的100位知名亚洲艺术家的绘画展,我的作品得到他们的赏识而成为本展唯一的西方画家。我的夫人Danielle 和我本人十分荣幸收到本次邀请,我的作品成为Peng Cheng  教育慈善的拍卖品。也因我的作品能够与他们沟通与交流而让我们十分欣喜。

图2     火焰之舞

叶:为什么一位西方艺术家跨越半个地球参加亚洲艺术展?

Michael: 我的作品构图采用了与语言有关的书法韵律构图,书法是感知与思想的工程艺术,因而容易理解和解读,其作品收到赏识和喜爱,简单地说,是作品直接与他们交流而非语言了。在绘画形式,色彩,图像,有时甚至是在应用与表达,我更为夸张,好似风暴,惊奇和喜悦,因而我的绘画被认为及其“特别”。通过“视觉艺术”在东,西两种文化的交流与沟通更加容易了。这也是价值观,自然,美,与习俗的交流。这本身就是艺术的爱,平衡,和谐一致和艺术启迪的巨大效果。

 

叶: 西方的什么艺术在激发你的创造?

Michael: 美洲文化,艺术的创新和个人艺术家都会激发我的创作。 在加拿大,我的早年, “七人小组”激励着我。其中七人小组艺术家的最后一位A.J. Casson 成为我的指导教师并与他结下深深的友谊。我们曾一起办画展,他对我这样新生代的成长帮助很大。现在我执教的Central Tech 学院,这也是他曾经教书的地方,在这里我仍然在传播他的艺术思想。这种师生关系使我得益于风景绘画传统的学习与继承。

Paul Duval, 是加拿大的艺术专记作家,在其书中这样写到,“七人小组”成员出席我在Kaspar 艺术画廊的个人展时说到:“Janzen 是一位极有Picasso 绘画风格和神韵的画家”。从我的观点来看,Picasso 的抽象和神韵与中国绘画的写意相互对应,中国的写意画是真正意义上的“抽象”画。

图3 神圣的女性

               我也得到加拿大绘画艺术家William Kurelek 的认可和赞赏。 他积极支持我的艺术创作。我也受到其他三位艺术家的启迪,他们是远在南美巴西和加拿大的土族艺术家们。我曾多次在现场和视频中作画,这包括与Inuit 艺术家Ohitok Ashoona一起在极地Odyssey 的Varley 艺术馆开幕式上的创作。我的作品和视频也同时与“七人小组”的Fred Valey, Lawren Harris, A.Y. Jackson 一同展出,而且远及Nunavut 地区。

中美洲古代艺术同样激发我的想象力和创作灵感并促使我探索许多人类考古地,范围从墨西哥的Teotihuacan 至Palenque的广大区域。然而,欧洲对我的影响巨大, 像著名的Michelangelo, Rembrandt, Cezanne, Van Gogh 和Picasso,还有, 英国著名的雕塑家Henry Moore他对我的影响,他也十分的欣赏我。此外, 还有许多美国的艺术家们如Andy Warhol 也是我的至交。

图4  觉醒

叶: 是什么作品让你被认为是当代艺术家?

Michael:  十分有趣… 一些人认为我是传统的, 而另一些人则认为我是概念前卫的艺术家。其实我的绘画语言则来自传统和其他方面的结合从而创作出新的视觉艺术,有选择和结合的表现形式来传递此时此刻的所想和所感。

 

叶: 什么时候使你与他们100位亚洲画家们更加接近与沟通?

Michael:  在2014年深圳与100 位亚洲艺术家们的联合展使我认识到艺术无国界。这让我们彼此分享艺术,增进友谊和进一步的合作。当时我在Beethoven 音乐节现场绘画的视频让他们印象十分深刻。这些当时被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 报道。在这之后,我被告知我是一位及有“禅意”的画家,作品“月升”墨迹未干就被来自马来西亚吉隆坡的Zhong Zheng Chuan 收购成为以他本人名字命名艺术馆的藏品。

图 5      月升

               一位传统中国画画家 YU Jigao ,被我的花卉图所感动,告知我太美丽了,被他收藏在位于南京的 YuJigao 艺术基金会博物馆中。我的作品被如次神速的收藏,为此我也感到十分的惊讶。他欣赏我现代作品中展现的“远古”的色彩,并当即邀请我下次访问他的博物馆。我第二次应邀到中国北京画展, 这是一个包括绘画和在陶瓷上作画的艺术展。在陶瓷上作画,这是我被应邀在深圳的清华大学讲述东西方文化在视觉艺术的对应关系之后的又一次的沟通与交流。当时在深圳时,一位僧人邀请我“打坐”,我被蒙上双眼,他重复描述山脉,之后让我被问及此时此刻的感受时,我把当时头脑中的景象用画作表达出来。此画以作被深圳的清华大学艺术馆收藏。我可以说在那个时刻我的整个生命被激发。该作品同时以电子邮件传递给远在法国巴黎的策展人时,8天后,同样的拷贝被展示在巴黎的Carrousel du Louvre 美术馆中。

巴黎是现代艺术的摇篮,在Grand Palais 艺术沙龙的另一次展出,又一次让我的现代艺术与同时代的艺术家们链接在一起。

图6   变换的女性

 我认为未来的沟通,对话,交流,合作将带给更高层次的艺术思潮和链接,让艺术来提高人类更高的境界,她已经在发生而且再次激历着我们。

叶:我为Michael Janzen 的各种类型的绘画形式,更广阔的拓展,为新的和谐,一致,美和美好生活而努力沟通以及合作的能力而喝彩。

图7 纽约画家 Jose Ciria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